中国共产党新闻>>两学一做网>>专家辅导

火热的实践、开放的系统

关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的思考

李义平

2017年03月06日17:26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顺应时代之大势,必须从经济学的层次,而不仅仅是从意识形态的层次满足社会的需要。即使要完成意识形态教育的任务,也应当将其寓于经济学的教育之中。

一、不管是什么经济学,只要是经济学,就应当满足人们对经济学本身的需求

在相当多数的学生心目中,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被归结为意识形态的学科。学生这种看法并非不无道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确实承担着意识形态教育方面的任务。但显然不能满足于此。如果满足于此,那就把解决经济问题的功能拱手让给了西方经济学。况且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是落后的社会生产力和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之间的矛盾,全党、全国人民的中心工作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顺应时代之大势,必须从经济学的层次,而不仅仅是从意识形态的层次满足社会的需要。即使要完成意识形态教育的任务,也应当将其寓于经济学的教育之中。

有为就有位,一个学科的社会地位在于该学科所起的作用和对社会的贡献。计划经济下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所以具有十分重要的位置,正是在于它对计划经济本身的指导作用。现在是市场经济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应当顺势而变,力求满足新时代下人们对经济学本身的需求。一个学科如果长期不能满足社会需求,就会被社会所淘汰,被其他学科所替代,优胜劣汰的规律在这里同样起着作用。

二、只有深入火热的实践,深切地感知经济现实,并对其加以科学的理论概括,才能坚持和创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发展就是生产力,任何学科只有在不断解决新问题、并且能够解决新问题时才能不断发展,其本身才有生命力,并因此而被坚持,因为理论是灰色的,而生命之树常青。

深入火热的实践,真切地感知经济现实,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创始人和继承者给我们作出了杰出的榜样。马克思为了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分配关系,告别了故乡德国,来到了当时这种生产方式唯一发达的国家英国,亲自感受这种生产方式的运行及其活生生的方方面面,于是才有了资本主义社会表现为庞大的商品堆积,有了商品交换是一个惊险的跳跃,有了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方式,以及剥夺剥夺者等深刻描述和著名论断。

马克思在世的时候于1867年出版了《资本论》第一卷,其余两卷在马克思逝世以后由恩格斯整理,并分别于1885年和1894年出版。由于第三卷出版的时间相对于第一卷已相隔27年,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发生了很多变化,特别是交易所和股市方面的变化,恩格斯对这些新情况进行了研究,并补充了自己的看法。1917年,列宁写作了《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研究了马克思、恩格斯都没有经历过的垄断资本主义,研究了生产的集中和垄断,研究了金融资本和金融寡头、资本输出等在自由资本主义时代没有出现过的、仅属于垄断资本主义的现象。

如果说西方经济学有生命力的话,那么其生命力同样在于西方经济学不断地研究市场经济中新出现的问题,并且有针对性地解决这些问题,甚至有着各个流派之间的竞争。

从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出版到现在已经近一个半世纪了。整个世界的经济、科学技术都以异乎寻常的速度发生了始料未及的变化。更重要的是,不仅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发生了重大调整,我们也经历了计划经济的实践,并且最终因为计划经济体制的低效而否定之,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出现了很多与这种快速发展相关的问题,如何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使我国经济能够持续健康的发展,并且使得发展成果真正惠及人民群众,研究分析并且解决这些问题,是中国经济学的时代使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必须有时代特征,必须对这些问题作出高度有效地回答,即用经济学理论讲好中国故事。从某种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同样应当成为临床经济学。

三、政治经济学要创新必须像马克思一样的开放

马克思经济学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汲取和借鉴了他当时能够接触到的一切人类文明的成果。在研究方法上,马克思借鉴了黑格尔的辩证法,在经济学上吸收了古典经济学代表人物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认为只有劳动二重性原理才是他自己的原创性贡献。他对法国古典经济学代表人物魁奈的《经济表》评价很高。《经济表》对马克思建立自己的社会总资本再生产理论颇有启发。即使对于被他自己认为是庸俗经济学的西尼尔、萨伊、麦克库洛赫等人的理论,他也都进行了精细的阅读和科学的评价。没有开放和继承,就没有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

西方经济学也是在开放和竞争中发展的。西方经济学有很多流派,如古典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凯恩斯主义、货币主义、供给学派、奥地利学派等。各流派之间不仅相互竞争,而且互相取长补短。像市场上的产品和服务一样,如果没有互相之间的竞争,西方经济学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切不可用保护的方式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无疑,马克思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发展马克思经济学应当借鉴西方经济学的相关研究成果。

四、更多地从运行层面研究经典马克思经济学文献

以往对于《资本论》这样博大精深的马克思经典经济学著作,更多地从劳动价值理论、剩余价值理论,社会将有计划地分配社会劳动予各个部门,以及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的角度进行研究。今天,我们应当更多地从运行层面研究,例如马克思关于实体经济的论述、货币理论、两大部类的平衡、平均利润理论、超额剩余价值的形成及其创新理论等方面进行研究和阐发。这样的研究和阐发对我们理解现实问题相当具有启发意义。从逻辑上讲,可以先就个别问题分而研究,再综合成为一个完整的体系,要有自己的概念、范畴、逻辑和体系,要经得住实践的检验。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编:高巍、秦华)

推荐阅读

习近平为何连续五年"下团组"谈创新:不断鞭策,不可懈怠   每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下团组”的讲话总是备受瞩目。“解放思想,勇于担当,敢为人先,坚定践行新发展理念”,“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根本要靠创新”。在昨日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习总书记连续第五年“下团组”强调“创新”。【详细】

学习路上|中国领导干部资料库
相关专题
· 两学一做网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